出了进京检查站不远,终于熬完了这段让我难受的山路。本以为可以不再跟着LX570的屁股后面吃灰受气,哪成想一上平坦路面,那一蓝一灰两个大块头就飞一样的跑没影了,费了老劲也追不上,看来真的是不用吃灰了,想吃都吃不上啊。(真是奇怪往日那些无处不在的测速的JCSS都哪里去了?)我赶快通过车台联系那俩老哥,希望他们控制下车速别太快了。话筒里传来他们一个劲的致歉,说并不是故意要跑快,真的是不经意的事情,他们还很奇怪我们两个LC80为啥那么慢吞吞的,平时就见我们俩跑的一个比一个快了。为了保持一个完整的队形体验出我们的团队精神,也为了那俩老哥别再犯不经意的把我们甩的老远的问题,我们决定两辆LC80把两辆LX570夹在中间走,我做尾车另外一辆LC80做头车。当LX570再也没机会玩幻影游动以后,我们踏踏实实的重新上路了。

大石头很快就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说是大石头,其实是两个几乎连在一起的很大的石头山。山的一面非常的陡峭,很多地方从山顶到山脚几乎是垂直的,就像是用斧头劈开的一般。非常的陡峭。远远望去就像是块大石头放在那里一样,所以我们都叫它这个名字。上这座石头山的那条所谓的路非常的难走,但是山上的美景足够吸引我们克服道路的艰难,特别是夏天一片绿色郁郁葱葱的样子很是养眼。从山边的悬崖往下鸟瞰,四周是一马平川,景色非常秀丽也很壮观。当然你站在那个悬崖边往下看的时候我保证你不头晕都难。

由于充当车队头车的那俩LC80先前来探过路,因此队形顺序没变还是由它打头,车队很快驶上了通往山顶的小道,刚开始路边还有一些农舍,远处那些劳作的人们用好奇的眼光看着我们开着4个大家伙费力的往山上爬。后来路越来越窄,有时候离旁边的山崖近的连我想拍张照片都得从车尾行李箱的门爬出去。越往山里走就感觉山里山外大有不同,已经是阳历三月中旬了,可是山里面的很多植物还是光秃秃的没有任何含苞欲放的意思,树木也都是光秃秃的,鲜有绿色。山上流下来的溪水汇聚成的小河都还是处于冰冻状态,远远望去白茫茫一片,让人想起春风不度玉门关这句话。风凉飕飕的,哪怕是一丝丝吹到身上也让你感觉到这里已然是关外。刚开始我还很兴奋的跑来跑去四处拍照,一会功夫就冻的不行了,赶紧的躲到车里放下相机摇上车门玻璃把暖风打开。

往山顶行进的过程中,令人郁闷的是我们经过半山坡一片小树林的时候,居然看到几个带着工作帽的人爬上一棵大树然后拿着一把砍刀在砍它的主枝,估计是电业系统的人在修剪妨碍它们线路的地方。可是我们不明白那棵大树在这种缺水严寒的环境下最少也要经过几十年才能长成那样,尤其是在这种极其需要绿色植物的地方,都不明白两者之间到底是谁妨碍了谁?

大概折腾了一个小时左右,我们终于爬到了半山腰一个小村庄,村庄看起来很小,座落在两个小山腰之间的峡谷尽头。估计是山顶经常刮大风的原因,加上春天的气息还没有到来,小山村让人感觉到处都是灰蒙蒙的,像是回到了黑白电影时代。村里房子的结构大部分都是石头掺和泥巴做的墙,看来雨水一定非常稀少。过村子的小路也是很窄并且歪七扭八,看样子通过标准应该是农村里那种常用的机动三轮车,我们开的四个大块头从里面穿过去真是非常的困难。从村里开过去的时候,我看到每家围着小土墙的院落里除了一些堆积的柴禾之类的东西外,也就是几只鸡鸭和劳作的用的牲口了。这应该是个比较贫困的地方,本来我已经产生恻隐之心,但是当我看到一些院子里堆积了不少显然是从山上砍来的碗口粗细的树干时,真的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有句俗话叫――望山跑死马,现在我是明白这个道理了。这山看起来不大,可是要想开到山顶真是很费劲。过了村庄不久,我们终于来到了这座石山的山顶,这山顶实际上是个面积很大的类似丘陵构造的平原,上面长满了野生的花花草草,还有很多的大树、乔木一类的植物。想到达我们要去的悬崖边上,还要经过一条两边长满了灌木和小树的山道。我们俩LC80到是没啥,已经是十年的车了,车门两侧早已是久经考验,对于刮刮蹭蹭的已经习以为常。但是那两辆LX570可是刚开了封的新车啊,那油漆表层据说比普通车漆要多2层,即便是普通的金属漆还要加几千块呢,想想都心疼。那俩老哥显然也很明白这个问题的严重性,除了拍照和开车的以外所有人都下车去处理路边碍事的树枝,这几百米的山路整整走了一个小时才过去,虽然时间很长,不过想想那层金贵的车漆也值了。

那个让人感觉无比壮观和头晕目眩的山崖终于出现在我们的眼前。这时早已经过了午时三刻的吃饭时间了,但是大家都很兴奋,没人说饿了也没人提吃饭的事情,都一窝蜂的跑到崖边观看这难得的美景。今天的能见度不是很好,但是在高处往下看依然可以看的很远 ,我们从北京方向过来的公路在下面历历在目,它从远处的群山之中逶迤而出,就像是划了一个黑色的丝带由远而近通到我们的脚下。一条小河在半遮面的阳光照射下所反射出的亮晶晶的光芒仍然扎眼。野牦牛和藏羚羊两位老哥大着胆子把他们的宝贝LX570开到了离崖边不到一个车身的距离上合影留念,我尝试着往那个位置靠近了一下,崖边的气流很大,大风肆虐,真是高处不胜寒,连风吹带恐高症搞得我头晕,赶快往后退了几步。也不知道野牦牛和藏羚羊怎么站的住脚的,看来在这个地方胆子、个头和体重都要大才行。

为了拍好崖壁边上那两辆车的照片,我开始到处找角度。奈何这附近能拍到的地方都是太近,表现不出来场面的壮观。我开始把眼光往远处瞄,终于看到在一两公里以外的地方有另外一个崖壁高高的凸出,想来一定是个不错的取景点。我拎着相机往那边跑去,跑了一半才发现那个崖边的山脚下全都是灌木。都跑了一半了再折回去心有不甘,不折回去我就得从灌木里穿过去,考虑了三秒钟后我决定还是爬上去,可怜我那李维斯的牛仔裤和新买的鞋子啊,咬咬牙我为了拍好片子也认了。当我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顶上去的时候,发现这趟真是不虚此行,从这个崖壁往LX570停车的那个角度看,从山顶到山脚的壮观美景尽收眼底,真是大饱眼福。赶快立上架子摆上机器,一口气快门连按数十下。从镜头里看他们在车旁边晃来晃去的找角度真是觉得有意思,我心里暗自得意下,等着瞧好吧你们。

短暂的兴奋情绪很快就过去了,肚子里咕咕叫的声音提醒我们已经天色不早。我看了看表,已经是下午三点半,离上次进水米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六七个小时,估计现在搜肠刮肚的也找不到多少油水了。再看看大家,也大都是面露疲惫之色。没啥说的赶快撤吧,先去找个吃饭的地把肚子填饱再说。在大家众口一词的表示该拍的拍了、该看得看了、该玩的也玩了可以走了的表态以后,我们赶快原路从山上返回到公路,考虑到明天要去老掌沟,大家伙集体决定先去附近的温泉山庄里休息一晚。饥肠辘辘之下几十公里路很快就跑完了,进了酒店先订房后订饭,一天跑上跑下的所有人都很累,连中午带晚饭一起吃完后各自早早的回房休息洗澡睡觉去了。

这一夜所有人都睡的十分香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