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两位开着LX570的老哥没来过这里的话,那他们的适应能力绝对是非常厉害的。其实这一点从昨天他们俩若无其事的站在那个让人头晕的悬崖边上就可以看出来。他们开着LX570很快就适应了老掌沟的环境,并且开始在上面驾车肆意的玩耍起来。邓禄普的HT轮胎的细碎胎牙努力的咬在充满了冰雪的河面上奋力疾行。扒起来的表层冰雪四处飞散满天飞舞。场面煞是好看,两位老哥也是兴奋的不能自拔,再也不是平日里喜怒不形于色了。有句话叫乐极那啥来着?终于在一个浅浅的冰面上,藏羚羊大哥的车在奋力与无奈的挣扎了一通后陷了进去。其实说陷车实在是有点夸张,因为那个地方的小溪水也就一尺来深,主要是上面的冰层因为开春后天气变暖而开始不再坚硬,加上这几辆车来回的碾压终于破碎。LX570的前轮在从破碎的冰面上冲上来以后,它的后轮显然没有来得及跟上前面的兄弟,无奈之下只有沦陷了。看到藏羚羊大哥陷车大家表现的好像都很兴奋,尤其是我,简直都有点幸灾乐祸了。这可是第一次看到LX570陷车,我相信买这个车的人舍得离开公路的都不会多,更别提去越野了,在这个充满着未知数的冰河上我估计他们连下来走两步都不会考虑一下。

以我们往日的越野经验,从这么浅的河沟里把车开上来真的是小菜一碟。可以说容易的不能再容易了。但现在的问题是车陷在一个冰雪覆盖的河面上,LX570的牵引力控制系统也派不上用场,因为4个轮子都没了附着力,即便是上三把锁也不会有丝毫用处。唯一的办法就是用车把它拖出来,不过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费劲。一个3吨重的车陷落在一个冰窟窿里,做拖车的那辆只能在滑溜溜在冰面上起步,哪里还使得上劲啊。经过多次的拖动失败后,我们已经准备好去岸边刨坑做地锚挂绞盘了。做头车的LC80上的那位大哥突然想起车内还有条弹簧绳,给LX570拴上弹簧绳利用起步后的冲力不就可以把它拉出来了么?事实证明这个想法是无比英明和正确的,野牦牛大哥在它的车屁股后面拴上这个弹簧绳后略微起步冲了一下很轻松的就把藏羚羊陷进去的那辆LX570拖出来了,一群小众人等故作欢呼雀跃状后发现另一件大事情又摆在了我们面前――午饭时间到啦。

都说大海是无风三尺浪。在老掌沟这个峡谷里没有大海的三尺浪,但是看来风力是最低五级起步。我们企图找一个避风的地方搭帐篷做饭,无奈转来转去就是找不到一个没风的地方,无奈之下只好找了一个山脚下的小树林。希望我们选的这个营地周围的树可以为我们挡一挡风。树林显然起了一定的作用,但是有些料峭的春风仍然飕飕的刮进我们的小小营地,也顾不了那么多啦。干活要紧,肚子还饿着哪。发电机和冰箱、桌子、帐篷、电磁炉从车里被卸了下来,大家伙做了分工后七手八脚的开始干了起来。因为事先知道老掌沟是个严格禁止烟火的地方,所以我们带来的食物大部分都是以熟食和半成品为主,利用发电机提供的电源驱动电磁炉加热下就可以吃。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野牦牛和藏羚羊两位大哥居然带来了精致的小灌装朝日啤酒和意大利面并且配着面酱,真是让人喜出望外。在这荒郊野岭的大家空着肚子被寒风吹的哆哆嗦嗦还得干活的境地,能吃到热面实在是一件让人感到很欣慰的事情。

卡布其诺的咖啡机首先起到了安定军心的作用。当一杯热的咖啡下肚以后,寒气被暂时从体表赶了出去,但是仍然在外套附近徘徊。但是咖啡因所起的作用却非常快速而且明显,进度一直最慢的搭帐篷运动终于被加速了,虽然加速的后果是很多人有点手忙脚乱,但是当我们防雨绸质地的两室一厅终于矗立起来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至少在内心里欢呼了一下并且大大舒了口气。除了做饭的大厨外,大家都一股脑的钻了进去。桌子上很快铺满了我们携带的所有能吃的东西,一些忍耐不住的家伙忙不迭往嘴里塞进去。平时看他们总说这个不好吃那个不对胃口的,现在却吃得狼吞虎咽,看来并不是吃的东西不好而是环境不对,多让他们出出力对它们的胃口应该是大有裨益。让这帮嘴馋的家伙后悔的事情很快就发生了,当热腾腾的意大利面醮着酱汁放到面前的时候,他们的肚子已经被面包、火腿肠和鸡爪子填饱了,看着我们大快朵颐,估计后悔的肠子都得变青。因为还要开车,我们后吃的几个没有喝啤酒,那几罐不菲的灌装啤酒被他们拿去填肚子里的空隙了,也算是对他们自己没吃上热面的补偿吧。

吃饱喝足了,大家懒散的拍着鼓鼓的肚子横七竖八的躺在帐篷里开始吹水。女生们的嘴是永远闲不住的,即便刚吃完饭也要不停的嗑着瓜子,摄影大师们则各自掏出自己的储存卡往笔记本里边传图片边称赞自己风格的绝美,好斗的绅士们则拿出来扑克开始阴险的勾心斗角,只有我们几个开车的凑到一起研究实质问题――后面的路怎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