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羚羊大哥的陷车经历让我们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越往下游方向走溪流的水就会越深而冰层却因为天气的原因会越来越薄,万一道路选择不对陷进深水沟里就是一个很难处理的问题。而且从现在到日落并没有多长时间了,日落后气温会急剧下降,真是到了零下好几度的话如果有情况就更难处理了,尤其是车上没经历过这些事情的娇嫩的老花朵的们更是个大问题。但是如果不走一趟又心有不甘,跑了那么远面对如此的美景却半途而废也不是我们的风格,那帮老花朵们也是叫嚣着非要走一趟才行,给他们说清楚利弊后仍然还坚持要去。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就别犹豫了,吹水打牌嗑瓜子的全部都停下,收拾东西趁着天色尚早赶快上路吧。

车队的出发顺序没有发生改变,仍然是对这里地形最熟悉的,同时也是冰河行走经验最丰富那辆LC80做头车,精神还在紧张的我依然留在最后。为了保证安全通过的最大几率,车距保持的相对大一些,这样前车有问题的时候后车可以及时避免重蹈覆辙,也便于就近施救。

我们在冰河上深一脚浅一脚的出发了。前进的路上河床的宽度不时的变化着,有时会变的很宽,宽的真的让你觉得你是走在一条很大的河流上,这让我心里更加的没底。前车的屁股在冰面上不时的扭来扭去,扭的我感觉自己的车也在来回的晃。车里那些拿着长枪短炮的家伙们却根本感觉不到这些,他们只是嚷嚷着很刺激然后噼里啪啦的无数次按下快门。也不知道晃来晃去的他们能拍清楚什么。

宽阔的令人心惊肉跳的冰封河面终于被我们甩到了屁股后面,可以通过的所谓道路也在逐渐的变窄,大树们开始和河道混合在一起挡在我们的面前,有些树枝会比车还低,为了绕开它们有时不得不反复的穿过河床几次。但是这种树木生长在冰河里的风景确实是非常的美丽,尤其是在蓝蓝的天空映衬下,几种极度反差的颜色再配上我们几辆充满了野性的车真是一幅靓丽的风景画。那些摄影大师们不时的从车上跳上跳下来来回回的咔嚓不停。我那十几年的老车门被他们叮咣的来回折腾,实在是让我心疼的不行。终于一个上窜下跳的最频繁的大师在摆起一个古怪的姿势拍片时一只脚踩进了薄冰覆盖的小溪里。仅仅一秒钟他的脸上就流露出一种让人不太能接受的表情。那只湿淋淋的脚迅速的从小溪里转移到我的车上,鞋子和袜子在一瞬间就被他从脚上分离出来,我赶快把暖风开到最大的位置帮他加热他那可怜的脚丫子。几分钟后他的表情逐渐变的正常起来,而在此之后一直到北京的若干个小时里我们都在车里忍受着充满了异味热空气。其他成员在知道我们最大的损失就是湿了一只鞋以后停止了骚动。这件事情带来的最直接的好处就是――我的车门开关频率从此大大降低,不知道是掉进水坑里的后遗症还是他们折腾一天都累了,总之这世界开始变得安静。

当落日的余辉开始斜照在车里的时候,车队前方浮现了一个小村庄,它的出现意味着老掌沟已经成为了我们的记忆。冰河也不横亘在我们的面前,而是分成很多支流不见了。傍晚真是一个让人容易感觉疲惫的时间段,为了印证我的感觉是正确的,后座恰如其分的传来了轻微的鼾声,我也觉得有点累了,拧了一天的LC80沉重的方向盘臂膀变得有些酸痛,但是实在不放心这帮家伙的开车技术,还是我自己克服一下困难吧。

穿过这个小村庄后,久违的柏油马路终于出现在我们面前,我的百路驰轮胎盼到了它钟爱的坚实路面,发动机也重新开始了轻快的吟唱,车速迅速提升起来。头车的那位开LC80的大哥好像比我还归心似箭,油价都那么贵了他的速度还是一阵快似一阵,心里暗暗想肯定是买了中石油中石化的股票了。低头看看我的油表,那个不争气的指针又开始蠢蠢欲动,车子油耗大我也就认了,可是为什么都跑了几百公里了那两个开LX570的大哥都没提过进加油站的事呢?难道他俩烧得是空气?

当我们再次来到那个令人难忘的白河堡盘山公路脚下的时候,天色已经漆黑一片了。夜幕遮盖了白天所能见到的一切,我打开了LC80的大灯。自从接手了这辆车以来,跑夜路就成了一个让我头疼的问题,因为LC80的那个如同萤火虫臀部般亮度的大灯打开以后,除了能看清车前几米以外,其余的地方对我来说仍然是充满了黑夜的神秘莫测。不过今天看来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我不必为了黑夜行车的问题而发愁了。因为两辆LX570在我的前面炫耀般的打开了车上的氙气大灯,那个氙气大灯居然还是远光的,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看着那个耀如白昼般的光芒我真是无语。幸好LX570的尾灯够大够清晰,我只需开着大灯的近光就可以在后面舒舒服服的跟着它们而不费一点劲。看来找到正确的方法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以后出门走夜路都希望前面有个LX570,不过前提是它跑的别像兔子爷爷似的那么快。

出了延庆城不远就开上了八达岭高速。终于离暖烘烘的被窝不远啦,想想心情都愉快。由于中午吃得比较晚也不觉得肚子饿了,只是想尽快的赶回家。终于躺在家里舒适的床上准备呼呼大睡的时候反而睡不着了。一个是平时养尊处优的惯了突然折腾两天太疲劳浑身酸痛,另外一个是脑子里总在琢磨一件事情。和野牦牛、藏羚羊大哥他们这次出行无论是路线设计、旅行安排还是风景都感觉不错,基本上还是挺开心的。只是唯一让我添堵的是他们俩的车,比豪华没啥好说的,人家的价格放那了,只是这油耗实在是让我妒忌,凭什么那个5米多长的比我的LC80还重排量还大的家伙比我的车省油那么多呢。我念叨着这个事情心理极为不平衡的睡着了,估计那一晚说的梦话都是省油这俩字。